Menu
我公司是结合网络技术为废品行业服务最早,回收技术最专业的废品回收公司。公司设立在辽宁沈阳地区,从事20多年回收行业,值得信赖!

当前位置主页 > 轴承 >

银川轴承智制小镇距“宇宙轴承之都”又有众远

日期:2019-10-22 19:22 来源: 轴承

  二战时期,英美盟军在德军的强大攻势下节节败退。盟军通过专家从国家经济、军工配套、工业产业链关键节点等方面分析,精心准备的行动——炸掉了德国世界唯一大规模生产滚珠轴承的施瓦因福特小镇,果然德军的大炮、坦克等军需重器无法再开往前线……

  可见,小小轴承,作为制造业的核心部件,它的质量优劣标志着一个国家现代制造业乃至国防军工的发展水平。

  “在我国经济日新月异高速发展的今天,虚拟经济、鼠标经济、数字经济、平台经济……各类经济形态你方唱罢我登场”,宁夏中轴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吴宗彦语气和缓。经济强国与制造强国二者无法分割。信息产业在攻克芯片等尖端科技,制造业便瞄准轴承发力。

  从国内轴承业远近闻名的“五大王牌”,到国际同行业的世界“八大家”,谁也料想不到,峰回路转几十载,2018年竟然在宁夏首府银川崛起一个“轴承小镇”。虽说只是刚刚浮出水面,却被国内外业内纷纷看好,或曰它将成为“世界轴承之都”,或曰它将是“西部经济的重要增长极”。

  亩均投入2500万元,亩均年产值5000万元至1亿元。中国第一个“巨无霸”型工业小镇为什么会崛起于西部?凭借“智造单元”运行、依托平台经济操作的中国制造2025示范园区为什么竟落子于银川?

  质量优,成本低,资源共创共享,生产轴承不卖轴承,依托强大智能平台与终端客户无缝对接……2019年9月24日,随着银川智造轴承小镇隆重揭牌,国内外近千名业内嘉宾在见证这一历史时刻的同时,不约而同地在寻找答案。

  在喜迎四海宾朋之际,记者倾听银川市副市长、银川经济开发区管委会主任高言杰“煮酒论英雄”。

  银川市委、市政府主要领导姜志刚(中)、高言杰(左)为轴承智造小镇建设出谋划策

  在高言杰看来,银川的产业功能区与园区建设,“已成为实现城市发展战略、落实城市总体规划、构建现代化经济体系、形成发展比较优势的重要抓手。”打造产业生态圈,这正是与中国传统的产业园区模式截然不同的属性与定位。“轴承小镇”和“高端产业综合配套区”的建设就是一个有益尝试。

  什么是产业生态圈?通俗来说,就是一群人为了实现一个战略目的,聚在一起干一件事,大家有共同的话题、共同感兴趣的交流信息。“轴承小镇”就是要把政府、企业、高校、科研院所、金融机构、高端生活区等聚在一起,围绕轴承产业战略目的,各自发挥优势,盘活资源,构建起产业生态圈。银川市想要通过以区域集中、产业集群、开发集约为方向的轴承产业实践,引导不同区域的专业化产业集聚,带动研究创新力量和服务体系集聚,促进产业上下游和协作关联企业,通过共享、匹配、融合形成若干微观生态链,集成构建为产业生态圈,推动像银川经开区这样的单一经济型园区,向生产、服务、消费等多功能的城市型经济转型。

  经济发展方式想转变,企业发展需求在转换,银川与东部的大量轴承企业一拍即合。

  其实在新中国成立后不久,除哈尔滨、辽宁省的瓦房店、河南洛阳、湖北襄阳外,坐落在银川横跨陕甘宁三省(区)的“西北轴承”就在我国轴承产业布局中有着重要的历史地位。

  经过几十年的发展,国内“五大”轴承生产企业为共和国制造业立下汗马功劳。改革开放后,随着轴承企业外向型发展步伐的加快,尤其对外贸易,从西安做起,上海火爆。因此上世纪末,江苏、浙江轴承产业风起云涌,被誉为“轴承之乡”的浙江新昌,轴承生产企业竟达到1000多家。应该说,1993年——2013年为江、浙轴承行业的最辉煌的二十年。然而国际行情呢?瑞典SKF,德国FAG,美国的铁姆肯,日本有以NSK为首的五大家,统称世界轴承“八大家”。轴承行业属于劳动密集型、资本密集型和技术密集型产业,国际同行业现代科技日新月异,靠自动化、智能化 技术引领的“世界八大家”销售总产值已突破600亿美金,占全球总量的50%。实力决定话语权。因此国际轴承行业自然由“八大家”定规矩、定标准。我国江、浙轴承产业“形聚而神散”的状态愈来愈无力与之竞争,眼见得利润越来越低,成本越来越高,“温水煮青蛙”被边缘化趋势成为无法回避的事实。

  轴承行业乃国之重器,被甩在后面我们岂能甘心?江浙如何突围,突破口在哪里?2016年江浙轴承行业大转型。可是转不动。地价、电价、人力资本、金融配套……什么都贵,尽管江浙企业已初步完成了自动化装备、公用设施装备、引进日本、德国设备进行集约化改造。但是,集群式突围实现转型升级谈何容易。

  “我去哈尔滨、去瓦房店,东冲西突的跑了一年多也没有结果!”江苏智能制造标杆企业家的银川中轴智造小镇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总经理林益是一个标准的青年企业家。一个偶然机会,中国轴承协会的一位知名专家建议道:“是否去宁夏看看,那里很多要素适合现代轴承产业集群发展”。

  气候干燥,电价、地价优势超乎想象,基础制造成本被无形压低。2016年3 月,林益第一次来到宁夏首府银川,他一下子被这个风景如画的塞上江南、和谐的政商环境吸引住了:“这里是发展世界轴承之都的绝佳宝地!”经过多方考察,吴宗彦和林益他们最终看好宁夏,锁定银川。

  “银川轴承小镇之所以被国内外业内看好,是因为它经营模块和运行模式都是顶级标配的”,44岁的银川轴承小镇的掌门人林益语气坚定。

  “银川轴承小镇规划建筑面积150万平米,为四层标准厂房,清一色采用智造单元运营模式,即通过垂直智造模式 ,交货期控制在7天+4小时,打造集供应链智造+轴承单元智造……”

  林益一连串说出几个智造单元,记者听得满头雾水。何为智造单元呢?林益满脸笑容娓娓道来。你们购物娱乐都知道也去过万达广场吧,那个商业模块里是不是引进N个经营企业呀?那么银川轴承小镇的360个单元就是打造了全新360个轴承智能工厂。在四层标准厂房里,每一个单元约2000平米,每层厂房14800平米,其中一层为仓储及装备制造工区,其余三层全部为轴承超精加工与装配工区。如此规模化的现场优势,是长三角很多产业聚集区及“轴承之乡”转型升级的向往之地。加之银川经开区可为其办理单独的土地证和房产证,降低门槛后,企业家和投资者的利益被最大化保证。

  那何为“垂直”管理呢?轴承小镇对每一个“智造单元”实施统一经营、统一生产、统一金融配套、统一销售。怎么个统一法儿?一方面,轴承小镇为每一个“智造单元”统一提供厂房、设备、人员和资金,另一方面,按照大数据平台提供的信息,每一个“智造单元”只能生产一种型号轴承产品,并按着统一标准生产、以统一价格销售给贸易商,产能的70%投资人自行销售,产能的30%归轴承小镇共享销售。

  “经济类记者不是愿意算账么,那我就用算账的形式给你买解答,估计你们会豁然开朗”,林益表情愉悦。

  第一笔账从入驻的生产企业来说,每一个“智造单元”16条生产线,通过生产不同型号的轴承,360个单元构成型号互补,互联互通,可实现定制化,这样比在江浙地区成本降低20%以上;第二笔账从产业工人的劳务费支出来说,高而不贵。一般情况下产业工人的劳务费占年总产值的12%,尽管这里要比江浙高出1.5至1.8倍,可生产成本还是降低了4%至6%。为什么?由于轴承小镇完全采用现代化的自动化、智能化技术,一线工人的数量仅仅是江浙的1/4;第三笔账从银川经济技术开发区而言,三年全部达产后,亩产值年产5000万元至1亿元,紧跟着的是亩均年纳税200万元以上,综合经济效益是东部发达地区产业园区的2倍以上。

  光听林益总经理讲,不如迈开双腿多走多看。记者在银川智造轴承小镇转了两天,最终搞明白这个“小镇”特别之处。一句话,江浙轴承企业到这里简直等于“拎包入驻”。你看,厂房建好,设备装好,工人培训好,资金配好,销售清一色属于终端物流,即从供应链到制造链全程无纸化网络运作……

  言而总之,轴承小镇采用“政、产、融”的模式,“产、城、研”的结合,通过完成360个“智造单元”互联互通形成“巨无霸”式的“智慧工厂”。

  “轴承小镇项目的建设,不仅能破解我们东部地区轴承中小企业扩张难、用地难的困境,更能解决轴承产业‘群而不聚’问题,实现轴承产业集群发展。”浙江顺泰实业、香港白马控股等几家轴承制造企业的负责人在来到银川后,有了同样的共识。

  我国轴承工业经过70多年的发展,走过了从无到有、从小到大的历程,目前正处在由弱变强的关键时期。在承接东部产业转移的历史机遇下,银川经开区找准机会,凝聚合力,通过一系列实际行动,为银川轴承产业的发展打通了一条“高速路”。

  “这条高速路是如何打通的呢?这一切全凭12个平台无缝对接,打通入驻企业的所有难点痛点”,总经理助理张超声音不高不低,记者可是瞪大了眼睛。张超笑呵呵地滑动手机屏面,随着他的手指上下滑动,一组文字材料记者一览无余。

  先说产业建设平台。管委会代建的标准厂房土地成本和建设成本不需要企业负担,是东部地区的轴承行业不具有的优势,如此一来,产业从建设层面迅速形成规模,加上全球高标准轴承智能智造与全产业链模式产业中心的建设,中国智能制造产城融合模式的运营为国家级特色小镇增添了新的吸引力。项目全部建成后将形成100家装备和产业链配套和产业链配套企业、200家轴承贸易和投资企业、300个精准智造团队的轴承产业链,形成工业互联网线上线下的“奥特莱斯”批发型营销平台。

  再说金融平台。银川经开区着眼于企业发展的痛点和难点,在项目落地上,管委会牵头协调银行、保理、担保、证券、租赁等金融机构,充分利用各种金融工具、梳理投融资的各个环节的金融服务需求,解开了项目融资的难点、疏通了融资渠道,为项目提供全产业链、全方位的一揽子金融服务,通过引入投资人和资产证券化的方式使“智造单元”增值升值……

  第三大数据平台。整合各类大数据深度分析国际国内轴承行业产销状况、行业走势、研发趋势、智造单元的产品构成和成本分析,实现商业智能、工业智能提升企业的综合管理实力;第四工业互联网平台。在生产要素全面互联的基础上,通过MBT数据采集、流动和分析系统方案,实现从订单下达、采购管理与生产制造的全产业链数据贯通;第五协同平台。涵盖线上线下轴承从研发、原材料供应、生产设备、制造、分销、售后、集成等整个轴承生命周期和每个供应链和生产配套服务的各个环节;第六人才平台。小镇项目将在人力资源管理方面坚持战略的眼光和系统的思路,形成求才、选才、用才、育才、激才、留才的机制,打造宁夏产业工人的成才孵化平台。

  介绍12个平台的材料足足有数千字。“能介绍哪个平台的哪个环节最有特色最具创新实力呢?”面对记者穷追不舍,林益总经理耐心地解释。

  在轴承小镇,每一名员工都会开足马力加油干。因为这里的人才平台“了不起”。每个“智造单元”有24个工人,分为两班,每一个班设有2个单元长,一正一副,还有4名师傅,6个学徒,两个班学徒就是12人。一线工人“单元制”两班倒,能上能下,学徒有希望成为大师傅;副手有希望成为单元长。单元长——部长——股东,这种激励绩效机制鼓励一线工人不仅拼数量、拼质量,还要拼成长。

  在轴承小镇,智造单元在这里可以实现资产证券化。因为这里的金融平台“了不得”。360个“智造单元”可以通过金融保理实现园区内彼此交易。一个智造单元年产值6000万以上,比如,608型号的智造单元生产轴承是专门给珠海格力配套的,那么608型号的智造单元就会被格力公司回购,不但不会贬值,反而每个单元都有机会增值,整个小镇资产也会逐年成倍翻番……

  两天的采访,似乎信息量太大,记者有些难以理清思路。既然银川轴承小镇是国内为数不多的工业集群超大型发展模块,其平台经济的核心内容是什么呢?“问得好!”林益总经理伸出三个手指,大幅度地做着手势,小镇有三个“三”核心内容:

  三个核心产品,即共享的高性价比轴承、增值型的“智造单元”、完整的产业链服务外包模式。三个核心竞争力,即建成拥有国际认可的独立第三方轴承标准验证资质的研究院、规模化且一流的制造现场、成本比江浙地区低10—20%;三种投资,第一是建设投资由政府投入,第二是装备投资由日发等21家设备企业投入,建设智慧工厂及销售,第三是流动资金由产业链保理及产业基金承担,共同形成资金使用的闭环模式。

  企业平台化,用户个性化,员工创客化。银川轴承小镇完全颠覆了传统经营管理模式。原来轴承企业的定位是以自我为中心,现在只是互联网的一个节点,在新的商业模式下转变为以用户为核心,用户通过小镇“智造单元”零距离交流互通实现终端物流一次性交易。

  小镇总投资200亿,产出比为1:3以上,达产后年产值达300亿元,全产业链销售1000亿,利税50亿,吸纳产业员工2万人左右。建设全国轴承制造产业聚集区、创新轴承产业功能区,将成为中国智能制造产城融合的国家级特色小镇和全球节能、长寿命的轴承产业中心。银川轴承小镇能否成为我国西部经济新一轮“增长极”和世界轴承之都?我们拭目以待!

轴承

上一篇:

下一篇: